武汉人的恋湖情结- 百湖百科 湖泊 生态 环保 风光 旅游 文化 爱我百湖 武汉百湖 武汉湖泊
百湖百科  > 所属分类  >  百湖之友   
[0] 评论[0] 编辑

武汉人的恋湖情结

武汉人的恋湖情结

武汉人的恋湖情结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张毕湖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北湖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内沙湖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四美塘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西湖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月湖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  

紫阳湖

  长江穿南北,山列贯东西。山水构筑武汉生态十字轴。

  武汉多山水,江城人爱山恋水,身处闹市尤其珍重那粼粼湖光。

  2007年,我市提出,“十一五”期内,把中心城区40个湖泊建成湖泊公园,形成“一湖一景”,提升城市魅力,加强湖泊保护。

  比之历史上,为建设而填湖,这一选择,更符合“两型社会”建设方向,也是坚持科学发展观的自觉选择。

  “湿地使者”让余敏:

  给湖泊披上“绿纱巾”

  通讯员 唐闻

  有梦想的人,生活有阳光。

  昨日,“一湖一景”建设者让余敏,说起武汉湖泊公园故事,一片片湖光水影在他话语中闪烁,一层层湿地碧色在他笑眸中徘徊。

  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风景园林专业的他,从事园林工作19年,主持设计过的园林景点不下50个,比如汉口江滩一期、二期工程,鲁巷广场、东湖环境改造工程,而湖泊公园设计尤为这位园林设计院副院长偏爱。

  2001年,接手金银湖公园规划设计,让余敏和他的同事第一次走近这片湖区,惊叹它的原生态风貌。

  来来回回,记不清往返多少次金银湖,他梦里都闻到苇花的清香。前前后后,设计方案修改近两年,这里最终建成野趣横生的园林景观。

  后来,金银湖公园成为湖北省唯一国家级湿地公园,这个沉寂多年的绿色童话传遍江城,越来越多的市民周末来度假。

  “其实当初设计的时候,我们甚至没听说过湿地这个词”,让余敏笑称,武汉人热爱湖泊的情怀,“是我们学习、探索的动力”。

  去年底我市提出“一湖一景”建设目标,让余敏从一名普通设计师成长为副院长,正在建设中的菱角湖公园,由他主持设计,园中由半岛和湖岸线围合成的水弯湿地小景是他的得意之笔。

  沙湖公园(一期)建成,让余敏着手二期方案设计,他计划建成一片生意盎然的的湿地,利用低凹场地中的浅溪、沼泽、水潭,因地制宜添加水生植物,再修建导引游客休闲赏玩的木质栈道。

  还有南太湖、墨水湖、换子湖……一个又一个湖泊公园从让余敏笔端靓装走出,他很得意自己当初的选择——成为一名园林设计师,有机会恢复几乎湮灭的武汉湿地,给湖泊披上“绿纱巾”。

  “巡湖将军”杨卫国:

  湖泊就像我们的孩子

  记者 杨菁 实习生 傅诗思 通讯员 王赤兵

  昨日,见到武汉水政监察支队队长杨卫国,他正跟队里的“战友”在巡湖。“自家孩子身上长几颗痣,可能说不清。武汉哪个湖有几个汊,我们可都知道。”

  这种功夫,都是跑出来的。监察队有队员28名,个个都排了班,保证24小时有人看湖泊。

  队里那台吉普车,每天要跑100-200公里,轮胎上裹满泥浆。很多湖泊,埋入村庄、街巷,吉普车开不进去,队员们笑,“单坐‘11路车’”,量遍湖边每个角落。夏天,顶着烈日,整日走在泛光的湖边,胳膊能掉几层皮。

  “巡湖非得每天干”,前些年,《武汉市湖泊保护条例》尚未出台。填湖的人猖狂,拉几十台大卡车,一夜间能填一大片。2005年,湖泊有了法规保护,那些家伙学会使“巧劲”。

  今年,新洲阳逻的柴柏湖发现2起非法填湖,简直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:两拨村民分别在湖边筑了田陇,围了一小块湖,都说,“弄个精养鱼池,赚钱吃饭。”

  杨卫国解释:最初,这可能真是个鱼池,再后来,养出淤泥,就改种藕,淤泥积多了成了水田,再种地,最后,来了开发商趁势推一把,干脆盖房子。

  现在,这两块“房苗子”都停了摆,一块已经恢复湖泊原貌。

  “建一湖一景,我们保护湖泊方便多了”。几年前,为阻止内沙湖被填,相关人员被打断两根肋骨。眼下,内沙湖建成了公园,绿茵环绕,填湖的人没地方下手,队员比较放心,几天才去看一眼。

  “惊艳一枪”许萍:

  湖泊政务要公开

  记者 杨菁 实习生 傅诗思

  2年前一桩“填湖”疑案,将市政协委员许萍与湖泊拉到一起。昨日,谈起武汉建湖泊公园,许萍觉得,“保护湖泊,这是个好办法。”

  2005年,“两会”会场外,几位市民拦住了许萍,举报:有人到张公堤岱家山段取土,趁夜大肆填湖。

  当晚,许萍开车摸到工地。“果然热闹,近40台翻斗车穿梭张公堤,尘土飞扬。”第二天下午,她派人去工地拍照留据,人家回来说:什么都没有。

  许萍不信,自己跑了一趟,果真见不到人和机械,现场静悄悄,那晚的场景仿佛不真实。

  通过政协内部渠道,许萍咨询了相关部门:这里原为后湖万亩精养鱼塘,没有列入湖泊保护。

  “既然合法,干什么鬼鬼祟祟的,肯定有蹊跷。”过了几天,许萍晚上去蹲点,守了几个小时都不见人影。

  市政协领导听说此事,召集市区相关部门负责人,实地勘察。一行人花了整个下午才弄清楚:这些鱼塘早被百步亭花园征用,填塘有合法手续。

  为了这件事,许萍一周往江岸跑了4趟,发出倡议:湖泊政务要公开。至今,许萍对武汉湖泊依然关注,类似疑案再没有发生。

  如今,许萍住在常青花园,每天眺望金银湖,“很美,看着心情都会好。”她的很多朋友也都择湖而居,“提高生活品质”。

  武汉号称“百湖之市”,现在只剩40多个湖泊,“得加紧保护”。

  “武汉湖泊要是都建成公园,会有更多武汉市民享受到水景,多了聚会、休闲的场所。”“大家在公园玩,可同时看护,防止填湖,一举两得”。

  “护湖少侠”张承建:

  忘不了那一湖碧水

  记者 吴昊 通讯员 唐闻

  冬日暖阳,沿江大道上,36岁的张承建早上刚参加完金银湖水网咨询会,下午赶到洪山区政协开会。

  “是有点忙”,被誉为“护湖少侠”的张承建行色匆匆:“武汉建40个湖泊公园,前无古人,事情多得很呀。”

  张承建,一家水科技公司老总,与水结缘,以湖为友:2003年6、7月份,自筹资金考察“大东湖生态水网”;2004年6月,发起成立“武汉百湖之友清洁发展环境组织”;2005年,以“我的大东湖之梦”荣获首届“中国民间环保优秀人物”。

  “我在湖南的沅水旁长大,就是水的孩子。”

  “高考时我的选择有很多,但毫不犹豫地填报了水利专业。”

  1989年秋,张承建来武汉水利电力学院读书,“我常在东湖旁骑自行车,双手不用扶把,张开臂膀,湖风拂面,那种感觉,别的城市都找不到”。

  在武汉多年,一直四处奔走,推进湖泊清洁发展。张承建说,“1+8武汉城市圈里的湖泊,1/3以上我都去考察过”。

  成立三年多的“百湖之友”,目前也已发展百余名会员,多数为环境保护和文化方面的专家,还有大学生环保团体和热心市民数百人,环保型企业近50家参与其中。“百湖之友”为湖泊治污,临湖建设,提供免费咨询,提供新能源发电和循环经济技术。

  令张承建欣慰的是,武汉的政府、市民越来越关注湖泊,一湖一景、汉阳六湖连通、武昌大东湖生态水网建设、清水入湖,近年湖泊治理真正呈现大手笔。

  “江湖连通的生态水网离我们近了,‘百湖之友’会继续工作”。

  “慧眼识湖”喻惠平:

  寻找闹市的桃花源

  通讯员 耿静

  蝴蝶谷、生命之源、圣树之声、石溪三联、童湾……这些诗意的景点点缀着沙湖公园,水面上的游艇码头、方舟广场、曲桥、长廊,水岸上的休憩长凳、“萨克斯”黑人雕塑、“高尔夫”击球背影、张拉膜艺术亭、高低错落的苗木石堆,在沙湖公园1200米的沙湖湖岸线上,透着休闲气息,欢声笑语时时可闻。

  曾几何时,这里还是一片荒原之地,人称“城市背后”,沙湖湖水高营养化,接近“不可接触”水质。

  福星惠誉公司总经理喻惠平偏偏喜欢,举牌以当时“天价”的8亿元拿下沙湖周边约8公顷地块,人们开始注意这个几乎忘掉的内环线中最大湖泊。

  两年后,武汉决定兴建沙湖公园,喻惠平积极协调,一次次拍板,公司为工程垫付资金。

  2006年4月,沙湖公园建设完工,僻壤之地变成都市水景公园,喻惠平把家安在水岸星城。

  昨日,水岸星城的业主王曲波先生说,他是看着沙湖一天天变美变好的,多年前这里只有一片毫无生机的湖水和如人高的野草,没有人愿意来,而现在,他和家人几乎天天到沙湖边散步,沿着折尺曲桥走一走。他相信,沙湖将来会媲美东湖。试想,车在闹市里开着偶然一拐就进了另一个世界,大气、宁静,道路宽敞、鸟语啁啾,心情的转换不亚于武陵人误撞桃花源。在等待入住的那段时间里,他经常驱车到沙湖公园坐一坐,看着公园里三三两两的人们,他很享受这种悠闲的温馨。

/TD>

附件列表


0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
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

上一篇 深圳华侨城集团联手武汉45亿打造东湖文化旅游项目    下一篇 木兰天池

同义词

暂无同义词